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李斌 被患者需要是我人生的意义

晔问仁医2021-01-09 16:40:44

一 三 五


这是一次旷日持久的

寻医之旅

晔问

问尊严,问名声

问灵魂,问态度

……

READ ON


李斌

被患者需要是我人生的意义


人 物 介 绍


李斌,男,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皮肤科主任。当选第三届上海市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主任委员,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皮肤科分会副会长,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副会长,上海市医学会科学普及分会副主任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皮肤病优势特色专科学科带头人,上海市中医痛风特色专科学科带头人。曾被评为上海市"医苑新星"、上海市优秀学术带头人、上海市中医药领军人才、首届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之星"、上海是青年岗位能手。主要研究方向:中医药对治疗疑难性皮肤病、慢性皮肤溃疡研究,擅长治疗银屑病、湿疹、痤疮、色素斑、周围血管性疾病、痛风等。




采访笔记


"皮肤病,比如银屑病,湿疹,皮炎等,久治不愈的,多因情志起,所以,我用药主攻疏肝解郁,并使之汗出。我有自己经过数十年积累的基础方,一症一方加减就足够了。"


"法鼓山一行,我悟到,临床上需要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情感上需要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在处理病机上,就要找到病机核心所在,一针见血,但在与患者沟通交流上,要不厌其烦,倾情投入。"


岳阳医院皮肤科主任李斌,以善治银屑病饮誉中西医皮肤科界。他担任上海市中医药学会皮肤科分会主委,是当之无愧的,来听他演讲的,更多的全国各大三甲医院的西医同行。


他的号一度极其难挂,有个患者辗转前来,从黄牛手里花了不菲价钱,挂上了他的号。他听说后,当即取消了每天的限号,现在,他经常从早上八点不停地看患者,直到看完当天所有挂他号的患者。


"中医药治疗皮肤病的独特临床疗效逐渐被国内外西医同行所认可,在很多难治性皮肤疾病上祖国医学大有可为,中医皮肤科是中医体系最有特色的学科之一,因其独特的临床疗效和较少的毒副作用越来越受到广大患者的信赖。"


他有幸入选由上海市卫计委主办的海上名医班,成为名医班的学员,对他来说,如饮醍醐,他们学佛,谈易,甚至是音律,他很享受这个氛围,他认为,中医师是最需要人文精神的。学习班台湾一行,他见到了证严法师,法师的一句话让他流泪,法师说,我不自量力,但是,无数次的不自量力,让很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在法鼓山,他见到了法师的精舍,听法师说无语良师,备受震撼。


"2015仁心医者"评选,他入选,问及为何是他,他说,学会感恩,莫问其他。





1
"医生最先要感恩的就是患者"


李斌出生于医学世家,爷爷曾是一名中医,从小就在药柜子间玩耍、闻着草药香长大,耳濡目染中,就立下了传承中医事业的志向,报考中医学院是他的高考第一志愿。上世纪90年代初,李斌成为沪上顾氏外科传人唐汉钧教授的开门弟子。1997年,当他取得博士学位后,进入了岳阳医院皮肤科,又拜师于沪上夏氏皮肤外科传人孙世道教授,将沪上最具权威的中医皮肤外科顾、夏两家进行系统学习、整理、融合。之后,由于勤奋好学、为人诚恳,李斌得到了国内中西医结合皮肤病泰斗秦万章教授的赏识,得以系统整理秦教授的临床经验,李斌中西医结合治疗皮肤疾病之路由此开始。


如今的李斌,行医已近30年,早就实现了儿时理想。现在他是岳阳医院皮肤科主任,他对待患者有用不尽的耐心,总是笑脸相迎。在一次漫长的问诊之后,连抄方的医生都疲惫不堪,就不禁问他,你怎么看了快十小时还这样精神?而他只是微微笑道:"因为我感到被患者需要。"


而曾经的李斌,同大多数初出茅庐的医生一样,面对数量过多的患者,一度压力很大,想起看病就害怕。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茅塞顿开,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生命的意义就是被别人所需要。"朋友一句偶发之感,使李斌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医生天天看病,不正是被患者所需要吗?失去了患者,我们也失去了人生的意义,是患者成就了我们。"


正是这份需要,让李斌坚持了无数个忙碌的日夜,也正是这份需要,让他永远无法舍弃行医的事业。他希望,退休之后可以在社区里做义诊,为患者解病痛之苦。


因此李斌坚持认为,医生应该感恩于患者。是无数在患者身上的实践才让医生习得的知识与实践接轨,他表示,"我是从患者身上学习了医术,所以我感恩于患者。"


2
"患者的快乐是我最大的快乐"


为了保证诊疗质量,他什么方法都愿尝试。


他也曾控制限号,一天只接受40位患者的预约。但有患者坦言:“李医生,你的号太难挂,我从外地来,不论如何都想找你看病,就花了不菲价钱才从票贩子手里买到票。”李斌听了心里不是滋味。从此他放开限号,宁可自己加班,也要让患者满意。如果有当天来的外地患者,他就会为他们加号。


但加号的同时也出现了新的问题:看病人数过多,患者会不满意,觉得他回答太过简单。但再进行限号呢?他怕又助长了黄牛的气焰,让患者花太多冤枉钱。为解决矛盾,他精心编撰了《患者必读》,其中有他多年行医经验的总结,他会把它送给患者,要是有其它的疑惑就可查阅手册。


可手册编撰再齐全,患者的病情各异,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李斌放不下心,就和团队在新浪微博上开设了"上海岳阳医院李斌"微博,每晚8点到9点在线回答患者的问题,微博仅开设半年,就已回答了千余个提问。考虑到有些患者不用微博,皮肤科室还创建了春及堂(微信号:chunjitang)微信公众平台,为患者提供更加全方位的服务。


李斌对患者的关怀,也被患者看在眼里,相处之中,他和很多患者都成了朋友。有天早晨他走在上班路上,一位过去的患者怕他没吃饭,就带了两个包子专门等他。这件小事却使他很受感动。正是与患者之间的情谊,让他深爱这份工作。


李斌说,中医里的"藥"字,上面是个草字头,下面是繁体字快乐的"樂",医生用药治好了患者,患者心情好了,就是医生最大的快乐。


3
"中正平和"是为人行医之本


李斌坚信,行医和做人是一体的,中医"中正平和"的理念,他比谁理解得都要透彻。


从1997年至岳阳医院,至今已有十八余载。当时并不起眼的岳阳皮肤科,经历多年的发展后,也在上海学界名列前茅;而李斌的名气,也由中医皮肤科打了出来。在"海上名医班"与台湾的交流中,他颇受重视,台湾方面的电视采访、活动主持、专场报告都选了他做代表,今年六月,台湾大爱电视台还要专程到岳阳医院做专访。


而赞誉与肯定的华彩之下,李斌从来就不是追名逐利的人。


有一年评个人五一劳动奖章,本来按照李斌的成绩,得奖已是志在必得,但科里临时出了失误,本应几位年青医师要承担责任,但李斌为了不影响年轻人今后的晋升,就主动打电话给卫生局,自己揽下了责任。个人奖章虽然没了,但岳阳医院皮肤科却赢得"五一劳动奖章"集体荣誉称号,作为科室主任,他感到无比的自豪。


不仅对后辈,对科里的资格老的同事,李斌也十分上心。当年科里聘正高职称,李斌就把仅有的一个名额主动让给了前任科室主任。并且他表示,以后要是有什么荣誉、排名,也一定以前任主任为先。


"团队氛围和中医的用药之道是一样的,中医用药讲究全身的和谐,全身只要和谐了平衡了,病就好了。"






口述实录


唐晔

您是怎样进入这个行业的?
李斌

我从医已经27年了。受家庭影响想读中医,就去上了安徽中医学院,毕业后分到蚌埠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了5年。当时中医科和皮肤科在一个病区,皮肤科请我开的中药,疗效很好。而那些年西医皮肤科主要在用什么药呢,一看还是激素,抗生素,维生素等。

到了上海后,我专门系统地学习皮肤科知识。1992年先到龙华医院,硕博士毕业,期间我又跟着西医进修,1997年到了岳阳医院,现在已经18年。

本来岳阳皮肤科是当时最小的学科,现在排名已在前面了。我们现在是国家中医管理局在上海唯一一个中西医结合皮肤病重点学科,也是唯一一个中医皮肤科的博士点。今年的全国中医皮肤科学术年会,号称是中医皮肤科大会,很多西医的皮肤科专家来参加,他们也想学中医。

两三年前,我曾说过,在中医里最有发展,最有特色的就是皮肤科。在抗菌方面,中药比不过抗生素;在抗炎方面,中药比不过糖皮质激素。但是中药有独特的作用:比如清热解毒,益气养血,调节免疫,对皮肤科来说是雪中送炭,而不仅仅是锦上添花。
唐晔

讲讲您用药的特点吧。
李斌

皮肤病跟情绪有关,我一般会加疏肝理气的药,另外睡眠也很重要,我通常会加安神的药。

另外我有一种观点:很多皮肤病只要出汗就会好。比如牛皮癣、湿疹、皮炎、瘙痒等皮肤病,我会采用发汗的方法。因为一旦出汗后,皮肤屏障功能就可以得到恢复,皮肤病就可以得到改善。

我经常使用麻黄,用麻黄桂枝同用发汗,但是我在用麻黄时一般要加五味子,在用桂枝时加白芍,"开合并用",一方面要开,一方面要合。另外我会"寒热并用",脸上发痘痘,我会用当归、桂枝--你一摸这些患者的手脚都是凉的。总之皮肤病我讲究"开合并用"和"寒热并用",用药要相配,不能光用寒药,如果这样就会凝固不化。

我跟传统中医有点不一样:传统中医讲究辨证论治,往往是一个病给一百个中医看,就开出一百个方。中医讲好听点是博大精深,讲难听点是不可琢磨。所以我倡导一个观点,那就是一个症只有一个方子,在这一个方子里加加减减。对牛皮癣、荨麻疹我都只有一到两个方子,这个方子是我多年的经验总结,把这个病最刻骨铭心之处凝结成方,作为基本方。同种病的患者我就开这个方子,我看病人只不过把他的全身调整得平衡一点。
唐晔

您的基本方是在经方的基础上调整的吗?
李斌

这个多数是经验,而不完全是经方。我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对经方特别感兴趣,我考过《伤寒论》的硕士研究生,《伤寒论》都能背下来。《伤寒论》里认为,一个病就出一个方子。所以我认为皮肤病不是表皮之病,而是内部之病。这就是为什么我看病相对较快的原因。

这个基本方是随着我的经验不断改变的,有了这个基本方,你就算没学过中医,拿去用也有一定效果。
唐晔

您的"海上名医"台湾之行有什么感触?
李斌

最大的教育来自台湾慈济大学的"无语良师"。"无语良师",也叫"大体老师",就是在课堂上给学生作解剖用的尸体。人虽已逝,但其形体仍为学生传授知识,这样的被解剖者叫做"无语良师"。上完解剖课后,我亲眼见证了这些尸体入殓,火化,送殡的过程。太壮观了,学生们都像对亲人一样护送着"无语良师",还请了证严法师来做法式,他们每人都为这些"老师"写了信,有的学生还当场落泪。对此我非常感动,这在中国真的很难做到,许多人都不理解:谁愿意把自己家里人的尸体奉献出去,又有谁在世时会立下这样的遗嘱呢?但一位"无语良师"生前曾说过原因:"当我生命终结的时候,我宁愿在我的身上划伤千刀万刀,也不愿让我的学生在病人身上误划一刀。"


这些"无语良师"把奉献精神升华了。当时我还总结了两句话:要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例如,一具仅是被用来解刨的尸体,在解剖过后诵读生平,开追思会,经过这么复杂的情感融合之后,大家就不会觉得这仅仅是一具尸体,而会认为这是一种荣耀。看病行医也是如此。我们在看病时,再复杂的病情也要简单化,以最快的速度控制好;而与病人沟通治疗的过程中,要复杂化,不能单讲"没事"或"有事",事情要讲清--医生的话病人会非常重视,所以更应该审慎用词。
唐晔

如果说中医事业是一座高山的话,您认为您现在哪个位置上?
李斌

我现在正在行驶的过程中,走在中间的位置。一个中医医学事业的延续是他的学生,这也是"名医生"的评价标准。就像我们评价做父母的好坏、人生的成功与否,并非看现在,而是看孩子未来的发展。所以我希望学生的水平要超过我。越是优秀的学生我越喜欢,我决不怕学生超过我后对我有所威胁,我会极力支持我的学生。
唐晔

您怎么理解"仁心仁术"的这个"仁"字呢?
李斌

"仁"有仁慈、仁爱的意思。如果分析这个字,就是说要两个人之间的相互融合。同样,医患之间也要融合,和谐是非常重要的。我给你看好病了,病可能还会复发;但我跟你沟通好了之后,你自己就会防治疾病了。所以我的朋友很多来自于患者。我认为,只有仁心才能把医术真正用到治病救人上。
唐晔

您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李斌

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我的学生培养得比我更加优异、更加有成绩。其实现在已经做到了,我的很多学生们都非常厉害,他们拿到了在我在他们的年龄所没得到的荣誉,我很欣慰。
唐晔

如果给你半年的空余时间,您想去做什么?
李斌

我除了想再学习一些西医知识,还想学习一些跟中医相关的学科,比如易经和佛学。就算学习这些,我也是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进行的,我们这个名医班也是,它并非旨在让我们在专业领域学习得更深,而是教我们摄影、书法、易经等,希望把我们打造成一个具有人文理念的、知识渊博的人。这方面我虽然以前有家传,但在不同的年代对人世、对学问的领悟是不同的。




采访/唐晔  编辑/孙佳艺




晔问仁医已入驻今日头条、腾讯媒体开放平台,欢迎前往订阅。


如有相关问题需要提问此医生,

或有感而发,

请在文章最下方评论区留言。


版权声明:

本文系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在[晔问仁医]后台留言;

授权使用请注明:“来源[晔问仁医]及作者”。

晔问仁医 |真实,真切,真相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