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为了生命的重托(纪实)

一品方脉2020-11-07 16:56:07






 导 读 


9月27日至10月13日,汪志伟主任即将赴澳洲展开为期15天的学术讲学和交流活动,并将在悉尼做《汪氏易医临床应用》的专题讲座。从本周起,一品方脉公众号将会陆续刊发一批介绍性文字,让大家能从多角度来了解一名中医临床实践大家的风采。

本文作者李幼谦系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芜湖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发表过三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本文全文在2005年11月26日《大江晚报》“沧海”版刊出。一位作家用自己的如椽巨笔,描绘了一位传奇中医的妙术仁心和大医精诚。




我亲眼看到的奇迹


大江晚报《马贤明的烧伤痊愈了》的报道,又一次引起我兴趣,因为免费为患者治疗的汪志伟医师,是新芜区汀棠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两年前曾因对"非典" 的预言而受到媒体关注,文章和献方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采纳刊登。4年间,完全依靠患者口口相传,他凭借精湛医术、良好医德,已经拥有了遍布全国所有省区乃至近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华人患者群。此次救治马贤明,让我再度走进他的济世情怀。


面积1300多平方米的卫生服务中心楼上,我见到正换药的马贤明满面喜悦,与家人抢着回答我的问题,左手右腿烧伤已痊愈,大面积新生皮肤黑了一些,但光洁平滑,没一点疤结,右手靠指部还裸露着鲜红的肌肉,其余地方敷着汪志伟医师秘制的万应消肿膏。马父告诉我,今年八月,儿子癫痫病发作倒在锅炉上,右手伸进炉膛口,医院诊断为全身烧伤面积为25%,深三度烧伤15%,在东莞住院半月,花费八千多元后黯然返乡,伤口化脓发臭,高烧不止,整天躺在地上哭叫,老马急聋了耳朵,只有向家乡的媒体呼救,《大江晚报》夏云来记者率先报道了这对父子的遭遇。



汪志伟知道,治疗这样的烧伤患者是严峻的挑战,但:"医生承担的是信誉风险,而患者承担的是生命危险。"他毅然拨通了报纸热线。2005年8月19日,马贤明被邀来到汀棠卫生服务中心免费治疗。两天后连续数天的高烧停止,5天后,坏死组织开始脱落,肉芽开始生长,15天后,双腿伤口开始愈合......痊愈后,一根指头上的腐肉也自行脱落,只是皮肤稍微黑一点。


(不久前,马贤明和其父再度前来汪志伟医师的诊室,感念其当年的救治之恩。在汪医师的诊室,处处可见这种持续10年以上的医患之情。)


治疗室里,一个医生拿根粗大的"艾烟"在熏另一个年轻女子的腮。患者家属介绍说,这是她妹妹,患了鼻咽癌,药熏、敷膏、吃药,肿瘤已经缩小。姐姐还主动介绍自己积劳成疾,脊椎膨胀,腰锥损伤,只能站不能坐,每天要吃两颗芬必得止痛,花了七千多块钱没有效果,医院还要她手术。到这里汪医生看病吃中药,再请余治富推拿师推拿放血,半年后完好如初。嫂嫂患了类风湿关节炎,多年只能侧身睡,治疗一周后就能仰面睡觉了。因此,他们一家人有病全到这里来。



到了汪医生门诊室,人更多。来自铜陵的类风湿关节炎的病人,已经瘫痪在床两年多,治疗一年后,像常人一样自如生活,见了汪医师就蹦:"你看,我现在能跳了!"。一位上海女士专门赶来感谢汪医生,报告爱女考上北师大的消息!半年前,她正读高三的女儿突然多梦、烦躁不安、不做作业......她听芜湖朋友介绍,赶紧带女儿慕名而来,半个疗程就恢复了正常。


正说着,一对气质高雅的夫妻进门,一问,原来是从秦皇岛市来求治的知名商界伉俪。妻子自2005年6月年以来因坏死性肝硬化、肝脓肿、血管瘤占位性病变导 致高热持续4个半月,在多家大医院治疗无效,经汪主任治疗半月后已经降烧,患者认为这是从发病以来自我感觉最舒适的时间。病人丈夫感叹地说:"我们在北京上海全找的名医,但他们不想砸牌子,方法保守,失去治疗的最好良机,到社区中心来,看到汪医生医德修养都非常可信,愿意把生命托付给他,即使失败都不后悔......"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能够托付性命,是最大的信任啊。汪主任热泪盈眶:"这是生命的托付!如山一样沉重,我珍惜这种信任,一定竭尽全力!"


我回身望去,墙上有一排醒目的照片:汪医生给已故领袖后人治疗保健后的合影,应卫生部的邀请,给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诊病后被接见的照片,应中国非处方药协会的盛邀,作为特邀嘉宾出席"世界自我药疗亚太地区第六次会议"的照片:在钓鱼台国宾馆的会议大厅,他提出了"汪子全息脉诊疗法"理论,大气磅礴地向世界展现了一个芜湖中医师的风采。


(患者感恩送来锦旗)


从一个乡村的赤脚医生起家,他是怎样走上国际大论坛的呢?


梅花香自苦寒来


汪志伟医师生于安徽省桐城市,汪家曾是当地望族,祖父在北伐战争中殉国,父亲兄弟三人先后参加了国民党军队,复杂的家庭出身使他的命运蒙上浓厚的阴影。文革辍学让他的满腔抱负化为乌有,迷惘中,他遇见了少林佛医黄云生,黄医生是少林派正宗传人,琴棋书画、医卜星相无一不通,有一手绝世医术,汪志伟要拜他为师。老人端详了这个当年桐城中学的文科状元足足有5分钟,然后问:"学大医还是小医?"他毫不犹豫地说:"学小医,为家乡父老乡亲治小伤小病。学大医,为全国人民治疑难杂症!"好伟大的志向,与他名字相符啊!老人捋须一笑说:"小医活人,大医活国,经世、行医同样是能廓开襟抱的高尚职业。"不仅收他为徒, 后来还让他当了自己的女婿。


汪志伟天赋聪颖、刻苦勤奋,当小医,学《汤头歌》他几乎过目成诵,做大医,刻苦攻读古典《黄帝内经》、《敦煌医书》等医学专著......甚至连《论语》、《庄子》、《老子》、《周易》、《孙子兵法》、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等也找来读,从中学习辩证法的丰厚内涵。冬天,他在被窝里苦读医经至三更;夏天读书,他把双腿放进水桶里防止蚊虫叮咬。无钱买书,就以惊人的毅力业余时间借书抄书。南京中医学院主编的《中医学概论》,抄了一年半,日本医学家汤本木正的《皇汉医学》抄了一年零八个月。


他把古今中外医学智慧融会贯通在治疗实践中,眼看着乡亲们因病受苦受难,迫不及待地学以致用,他的试医对象居然是他的亲人:隔房祖母吞咽困难,连水都喝不下去,被当地名医诊断为食道癌。老人鼓励他:"反正我得的是绝症,你怎么看都行,死了不怪你。"他一搭脉发现,癌症病人怎么会发高烧?要她张嘴一看,原来 咽喉红肿,堵塞了喉咙。于是扎针灸放血、熬中药,老人服用后,三天就好了,那时大夫才15岁。


1975年一天,乡民叫他出诊,他去一看,一个农民从房顶上摔下,腰椎压缩性骨折,尿血、瘫痪,这么严重的伤,能治好吗?可患者是主要劳动力呀,一家老小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他大胆运用少林正骨技术并辅以按摩针灸,63天以后,病人能拄拐走路,100天后竟然能够独立行走,让这个年轻的医生在当地声名鹄起。最神奇的要数他"起死回生"的医术了:一个因争吵把邻居打死了的小伙子到汪医生家磕头: "救她就是救我呀,要不然我们一家也完了......" 牵涉两家人的命案,怎么也得尽力而为呀。等他赶到,那妇女血压、脉跳、心脏全部停止了,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针灸、推拿......半小时、一小时......他精疲力竭,连死者家属都说:"汪医生,你已尽力,人没有救了,算了吧......"为挽救两家人,他继续努力,终于从死神手里挽救了一条生命。


他回忆起那时的学医,深深感到,病人的理解与信任是对医生巨大的支持,没有患者的配合,再高明的医生也束手无策。患者的生存意志能让治疗获得最佳效果,他也才能鼓足勇气,打破常规,挑战病魔,不断探索,反而有突破性的进展。


以藏医丰富中医的实践


1992年,为了探索藏医药宝库,已是家乡名医的汪志伟踏上那片神奇的土地。逋一入藏,就被邀请抢救一位支气管大出血、下了病危通知书的藏族妇女。察脉观色后,他竟然断言:"40分钟就能止血!"同行惊诧地提醒他:"四家医院都不敢收她了,你在短时能解决问题?"汪医生坦然一笑:"我们要鼓励病人乐观起来,充满信心来配合治疗。"他一把脉,见肺脉洪盛,采取"釜底抽薪"的医术,急下存固,32分钟就把那妇女的大出血制止住了,在医疗条件匮乏的山南地区轰动一时。


一位当地领导的夫人因为罹患"三高症"和胆结石,也慕名前来就医,疗效出奇显著,于是邀请他留在当地开诊所,西藏十年行医求道的艰难之路在他的脚下展开了。


藏医博采中医学、古印度医学、古阿拉伯医学之长,形成独具特色的传统医学体系,得天独厚的药物资源约有1000余种,如雪莲、藏红花、冬虫夏草等名贵药材是独有的,一位藏民为酬谢他的救命之恩,冒死到深山采药,送他一只半个小盆大的灵芝。



汪医生刻苦攻读最负盛名的西藏云丹贡布所著的《四部医典》,在实践的基础,采取自开处方,自制膏药,边行医边研究藏医,使它与中医有机地结合,透过藏药的神秘色彩,发挥藏医的神奇疗效。一个西藏企业家被硫酸毁容,惨不忍睹,到四川最出名的医院治疗,需要花费25万元做整容手术。病人求救于他,他利用西藏高寒地带药物的特殊疗效,与中医药研制成"汪氏万应消肿膏"外敷,再让病人内服中药,一百多天就痊愈了,而且没有留下疤痕。


在藏医特殊治疗方法的启发下,他通过自己的探索,发现人体脏腑在寸口脉三一部(寸关尺), 准确穴位为中医二、三千多年脉诊的首创,并发现多祌疑难病的规律:如类风湿关节炎为热痹疾痹,精神分裂症病因为"血淤脑络,痰迷心窍",痛风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的根源在于脾胃,当从"健脾化湿通络"论治,一反传统中医理论。在藏医实践与理论的基础上,他的用药也穾破经方,吸取藏医用药经验,善用大方, 甚至在一方中达三百多中藏药及少林伤科秘方,综合调理全身心,有利病人更快恢复健康,创立奇方:亚康宁一号、二号、肿瘤系列方、类风湿方、阳萎方、不孕方、乙肝方、肌萎方、截瘫方、骨髓方、烧烫伤膏及独特的中医心理疗法,屡见奇效。



十年之后,他的药学体系,已经转变为中药和藏药两大系统;常用药物也从最初的400余味,增加到560味左右,他在藏医脉学中,找到了与自己探索的脉学惊人相似的见解。汪志伟总结出:人体是小宇宙,需与天地大宇宙同步运行。疾病,就是这种运行发生障碍而出现的症候。人应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须遵循阴阴五行之轨迹,人体小宇宙顺依大宇宙轨道运行,才能"天人合一"。清晰和精准地感知了人和自然依存的奥秘,成为日后他治疗和调理所有疑难杂病的理论基础。在诊断上,他融合了中医脉学、少林医学、藏传脉学之精髓,独创了"汪子全息脉诊法",对人身各大脏腑进行全面检查,历临床二十多万人的验证,诊断结果可以与B超、CT等现代科学仪器相参证。曾有一位贵池市离休老干部慕名求治股骨头坏死,但汪志伟告诉老人:当务之急是治疗食道癌!大惊失色的老人立即让在医院工作的女儿女婿全科诊查,结果竟完全证实了汪志伟的脉诊。在治疗上,他采用凭脉辨病辨证用药,解决了传统中医治疗方法难以重复操作的应用问题。



勇攀医学极高峰


为了谋求中医更大的发展,2001年夏天,汪志伟毅然放弃了在西藏行医打下的牢固基础,带着他的藏医藏药回安徽了。首先来看病的是附近一个类风湿关节炎的病人,关节囊肿有一个小孩子的脑袋那么大了,十五年来到处求医没有效果,失去工作,躺在床上都无法翻身,每天要靠止痛片来维持正常生活。一天,经过医疗 站,他抱着试验一下的态度走了进去。汪医生并没有问他的病情,搭脉后,却把他的病状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感觉神奇,于是服用中药,配合针灸按摩,两个疗程治疗以后,囊肿变小,他能够一人搬运一台洗衣机上四楼。半年以后痊愈了,在马鞍山找到了一份工作。


(每一天,汪医师的诊室里求诊的人络绎不绝)


汪志伟把藏医藏药带到内地,开拓了治疗外科疾病的路子,但他并不满足,当看见到癌症病人挣扎在死亡线上哀哀求生的痛苦时,他无法辜负这些脆弱生命的托付,千方百计要为他们的生存而战斗。


他在治疗中尊重同行,主张中医学结合,并在实践中长期关注和借鉴西医领域的突破和进展。他用中医辨证来指导西医用药,他说,中医和西医治疗不同,它在"辨病"的基础上强调"辩症",这就是中医治疗不像西医那样必须要有明晰的专科区别的原因之一。中医根据一个人的具体病症"辩证",调整五行,整体用药,一旦解决了这些导致疾病的根本问题,疾病也会随之得到控制和治愈。


他发现,肿瘤为"络病",肿瘤病是因为痰饮、淤血、痰淤交织、痰淤化毒而成的。治疗肿瘤当以化痰、活血化淤,清热解毒、通络为主,应当从络治。于是他大胆采用特殊的中药藏药对症治疗,几年来颇见成效,不少癌症患者已经存活十年以上。2001年,一个患食管癌的病人,三月份在北京一家大医院做过手术以后,九月份癌症复发,吞咽困难,异常痛苦,改为吃汪医生的中药,4年过去了,现在仍然健在。


一个繁昌人,被确定为晚期巨大型癌症,失去手术的机会了,医生宣布他已是肝癌晚期,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但是吃过汪医生的中药之后,已经达到了临床治愈,还能从事一般的农业生产劳动。


(上图为汪志伟医师正在为肿瘤患者检查。超过100例成功获得临床治愈的患者围绕在他的周围,其中年限最长的已经超过18年,包括被称为癌王的胰腺癌。)


    一个无为病人被确诊为脑松果体瘤,并发双侧脑积水, 连喝水都吐,依靠输液维持生命,服用中药治疗两个月后,脑积水消除了,瘤体也缩小了。

一个吉林市的女孩,不名原因的高烧一年零七个月,经北京的多家大医院以"高热待查"悬而未决,治疗无效,耗费了资金二十多万元。一个朋友带来治疗,服药后前阴排下大小肉瘤近百枚后热退而癒。


汪志近四十年的中医临床工作,积二十多万病例的研究,涉及了肿瘤、类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在《大长今》热播的今天,我们栖居的江城,也有这样一位中医师,他吞吐着中医、少林医学和藏医的精髓,默默耕耘,以中医大道的力量,捧起了一份份生命的重托。


(越来越多的外国患者被疗效吸引,几乎每月都有国际友人慕名走进一品方脉,上图为汪医师和次子汪晓东与来自欧洲患者的合影。这间小小诊所的中医,正在传播着华夏中医文明的热力……)


关于一品方脉

这里是中华易医守望者的园地。根植于深厚的易经文化,糅合少林医学、道医、藏医的菁华,“汪子全息脉诊”和“汪子全息药阵”以50年的临床实践,超过40万的临床案例,服务着大半个中国和全球超过30个国家和地区的亲众。 让我们一起走进幽玄的东方中医文化,呵护健康,守望幸福,增益灵慧。长按下方的二维码,出现对话框,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本号。



联系我们

芜湖总部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镜湖区大富新村2号楼

电话:0553-5858120(预约电话)

          188 0553 0553 汪晓东

微信:ypfm1900


北京分部

地址:北京海淀区西直门长河湾

微信:hailongyizhai(可直接加入)


蚌埠分部(筹建中)

地址:蚌埠市龙子湖区瑞泰心理城一层


邮箱:304948222@qq.com

Q  Q:304948222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