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福音戒毒传道人是如何侍奉的?

福音时报2021-01-09 09:31:15


在今年的9月21日保山市基督教协会“福音自愿戒毒中心”举行的搬迁仪式暨十周年庆典上,保山福音自愿戒毒中心的主任徐成云牧师介绍,十年来,他们累计接收学员180余人次,根据统计五年内不复吸的达到30%以上。


据报道,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登记的吸毒人员有295.5万名,估计实际吸毒人员超过1400万,这就意味着我国每百人中就有一人吸毒。


成立于2007年的保山市福音自愿戒毒中心,旨在帮助戒毒学员通过基督教信仰戒除毒瘾,重返社会。主张“不靠药物、不靠人力,藉着上帝的福音进行戒毒”的理念,向每位自愿来到中心的戒毒学员免费提供为期18个月的辅导与照料。


学员戒毒期间,除了与其他戒毒者以及同工老师同吃同住之外,还包括学习《圣经》、祷告、唱赞美诗等信仰生活内容。此外,戒毒中心还会积极向学员提供就业和神学培训的机会,有的毕业学员甚至会留下来成为戒毒中心的同工。


戒毒中心十周年庆典过后,福音时报采访了在戒毒中心服侍的两名同工,他们分别是杨弟兄和王长老。十年前,有四位同工开始从事福音戒毒事工,分别属于四个民族(杨弟兄是彝族、排长老是景颇族、王长老是汉族,还有一位同工是傈僳族),他们来自于不同的地方。


后来,其中的一位同工离开了,其余三位一直坚持到现在,但只有排建华长老有吸毒的经历。作为过来人,他吸毒11年,戒毒14年,后通过福音成功戒毒,并立志“回头后要坚固自己的弟兄”,就这样默默地服侍了10余年,依靠信仰的力量帮助那些被毒品捆绑的人。


保山的福音戒毒事工始于2007年。杨弟兄回忆,最初,同工们包括负责戒毒事工的徐牧师都不知道要如何做,就去云南的安宁、盈江等地在开展福音戒毒事工的地方“取经”,半年后带着两个戒毒学员回来,在保山的青华教堂开始了戒毒事工。


弹吉他的为杨弟兄


半年后,因有诸多不便,福音戒毒所就搬到了长岭岗,以前那里是一片树林,地方相对偏僻,后来同工们投入建设,盖了房子,让学员们可以在固定的地方认识信仰和生活。“那个时候挺难的,有时甚至需要依靠信徒们的奉献来维持,锅碗等东西和住宿的地方都是借用教会的。”


“到了长岭岗,刚开始还没有厨房,只能在树下做饭,雨特别大的时候,炒菜的锅里都是水……”杨弟兄告诉笔者,“后来也是一步步地献上,我们盖了学习的地方、厨房和宿舍,就好起来了。”


在实践的过程中,看到过失败的案例,杨弟兄认为,做福音戒毒事工需要很好的团队,钱固然重要,但团队合作很关键,有人在前线打仗,就需要有人作为后盾来支持他们。福音戒毒事工能获得教会的支持,也走过了一段路,刚开始也被误解,很多信徒不明白为何要把精力和金钱花在一些“社会渣滓”身上。


这明明是我们聚会的地方,你们为何要带一些吸毒的人来学习。”杨弟兄分享,福音戒毒事工在青华教堂开展的期间,虽然没有当面听信徒这样说,但背后不乏这样不解的声音。就连当地村民从教堂旁边走过,都有些害怕。但一两个月之后,他们也发现,这些人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不像一般吸毒者那样去恐吓人。


此外,同工们还在教堂里给信徒们分享福音戒毒事工的意义,以耶稣基督在世上做的事情为例,慢慢地,信徒们也开始支持这项事工了,甚至拿一些东西来奉献。最为重要的是,福音戒毒所的同工们会时常带领戒毒学员到保山当地不同教会聚会,戒毒者和信徒们见面也会上台见证信仰,这让信徒们看到了这群人身上的不同,发现他们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怕,并且已经在信仰的范围内发生了改变。



2009年3月24日,保山市福音自愿戒毒中心正式揭牌,吸引了市里几乎所有教会的主要同工和大部分信徒。杨弟兄说,从他们当时的参与可以看到,保山的教会已经明白我们在做的事情了。“我们相信,即便不在金钱上,他们也会在属灵上支持我们,至少会为我们代祷,我们在前面打仗,他们是坚强的后盾。”


福音真的能戒毒吗?能改变吸毒者吗?带着疑问,杨弟兄去安宁参加了培训,也曾以为那些人是装模作样的。后来听了很多见证,吃、住、玩都跟戒毒学员在一起,看到了他们对于《圣经》的追求和学习时的认真,了解了更多,才相信福音在吸毒者身上的大能,也认识到如果没有神的帮助这是不可能的。


“排长老的见证让我很感动,他曾经在某小学担任要职,后来和朋友们抽烟、喝酒,甚至染上毒品,她的母亲为了他,哭得眼睛都快失明了,却都没办法让这个儿子改变过来,尝试过多种办法后,他终于通过福音成功戒毒,并立志要帮助像自己一样的人。 ”


杨弟兄见证,“保山福音自愿戒毒中心成立以来,他一直是我们一个很得力的同工,他自己也说,‘我这一生就奉献给福音戒毒了’。”


弹吉他、稍胖的弟兄为排长老


最好的戒毒方法,其实就是帮助别人戒毒。”杨弟兄告诉笔者,因为即便暂时戒除了毒瘾,但回到社会上,各种试探、引诱一来,还是容易让人复吸。因此,戒毒学员在毕业后,都会被鼓励参加半年的圣经培训、接受更多的装备,再考虑是参与服侍、还是回到教会发展。


保山、芒市、瑞丽和临沧等地都是毒品泛滥,出去打工的人先是抽烟,被引诱的话开始吸麻黄素,慢慢地就进入毒品的诱惑里了。学生甚至还开始吸食新型毒品,而非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在滇西片区,吸毒的人很多。


杨弟兄告诉笔者,对于他来说,从事福音戒毒事工,比较难的是如何与戒毒学员相处,要做好他们的榜样和带领他们并不容易,“你的一句话可能给某个人带来伤害,甚至让他失去戒毒的机会。”因此,同工们会言行谨慎,爱戒毒学员但不会放纵他们。


杨弟兄说,从事福音戒毒事工的同工还是很缺乏,如果学员招收的多,比如二十人以上,靠两三位同工是很难管理的,因为在中心,并不是每个人都相信神。“在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们需要告诉他们信仰,让他们接受,能有这样一起服侍的同工是很难得的。此外,运作经费问题也需要考虑,到目前为止,该事工没有固定机构的支持,都是靠零散的奉献来维持。”


王长老


在核心同工中,王长老是一天24小时和戒毒学员们在一起,同吃同住,不仅关注学员的信仰、戒毒问题,还要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他回忆,2004年,自己参加了一次艾滋病预防的培训,有关于吸毒者的小品,其中一段话让王长老很有触动:“如果你的儿女是吸毒的,你准备怎么办?”之后,在保山教会徐牧师的带领下,他和其他同工就决定做社会事工,并去其他地方学习如何做福音戒毒,这样一投入,就是十年。


“无论何事,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王长老用圣经的话来谈从事福音戒毒事工的感受,并说:“要用为父的心来做这个事工,即便遭遇不解。此外,同工之间要合一,这是很重要的。


对于吸毒者,王长老认为,我们不要歧视他们,而是要安慰和帮助,在这个过程中学会倾听和保密,并且融入进那个群体。在发现戒毒人员的不足时,不是当面指责,而是在讲道的时候来提醒他们。


曾经我问过一位牧师要如何做福音戒毒,对方说,这个很简单,你去爱他们就可以了。”王长老分享,但要如何爱那群特殊的人呢?他认为,要拿出为父的心,像爱自己的儿女一样,不是强制而是用温柔的口气说出道理来。



他分享,最难受的时刻,莫过于自己眼睁睁地看着戒毒人员要离开。“有的人要走,但是你留不住,这让人十分难受。”他说,那人临走时,自己狠命地骂了对方,但是对方仍然要走。结果,那位离开的学员带来了很多想戒毒的人,他自己却不愿意去福音戒毒中心了。“这是神的工作,在人是不能的,自己只能尽到本份和职责,其余的事情交给神,”王长老分享道。


福音戒毒事工也曾被教会误解,王长老告诉笔者,吸毒者是受害者,刚开始很多信徒不解,

为何教会不去帮助贫穷的信徒而是帮助吸毒者。但王长老说:“你我都是罪人,谁都好不到哪里去,只是犯罪的程度不同,我们也当相信他们。


其实,王长老分享,对于吸毒者,最难熬的日子只有十五天,熬过去之后就能戒毒,但是因为家里和社会都不了解他们 ,因此他们很难摆脱那个环境,心里更不能走出那种阴影。“不要用人的眼光来看他们,更不要带着偏见。”这是福音戒毒中心对于吸毒者的看法,体现了它的“福音性”。


“帮助别人,其实是帮自己,做在人身上就是做在神身上,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采访到最后,王长老这样说。


笔者曾去瑞丽福音戒毒所采访过排长老,当地是中国毒品的重灾区。排长老成长于基督徒家庭,从小就知道耶稣,但他并不信。他染上毒品后,曾尝试用各种方式来戒毒,药物、进强制戒毒所或者依靠佛教等其他宗教,但都没办法摆脱毒品。后来一位牧者介绍他可以靠着福音戒毒,靠着耶稣可以彻底地改变,他接受了福音。


他分享,自己在2003年的时候通过福音戒毒看到了希望,开始好好地信耶稣,并下定决心要帮助和自己一样曾误入歧途的人。如今已过了十二年,他一直在帮助吸毒者摆脱毒瘾、开始新的人生,其间遇到很多挑战,但他从没有离开过。


刚开始在盈江从事福音戒毒事工,后来到了瑞丽,对于从事这份事工的不易,他说:“感谢主,神的恩典!”做了十多年福音戒毒,排长老发现,他自己的灵命也在不断成长,有时候看到弟兄们有改变的时候,自己的信心也得到了坚固,“不在乎人多人少,而是在乎他们的改变。”


对于福音戒毒,保山市福音自愿戒毒中心主任徐成云牧师曾说:“我们基督徒拥有基督赋予的使命,即传福音,而这是一个整全的使命。“吸毒者”就是邻舍,就是需要去关爱的群体,用实际行动去帮助他们重获新生,这就是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