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院方滥用药物,加速父亲死亡

兔子在路上2020-12-14 08:45:16

(以下借用我的同事口吻叙事)

根据医嘱上的用药,结合父亲的病症,石城县人民医院存在严重违规违法用药情况!
    父亲平时身体很健康,无
三高,且各项指标正常。这次是生平第一次住院,《入院诊断》中也明确了父亲无致命伤,全身有几处擦伤。入院后第三天进行CT复查,医生说轻微的脑水肿,无大碍,留院观察。从父亲死亡的严重结果和《尸检报告》的检验的死亡原因来看,医生的诊断是完全错误的,不但如此院方还存在错误用药,大剂量超量用药,滥用药物,过度医疗等严重违反用药规范的行为。



(病程记录)

 1.大量注射凝血药物 。根据医嘱,在24-26日期间,父亲被注射血凝酶(巴曲亭)、维生素k1注射液、卡络磺钠氯化钠注射液三种凝血药物,我父亲每天滴注4单位的注射用矛头用蝮蛇血凝酶(巴曲亭),这远远超出了说明书中一般出血:成人1~2单位(1~2支)的用法用量及维生素k1注射液、卡络磺钠氯化钠注射液是常规用法用量的最大值。可实际上,我父亲刚入院时头部和四肢多处皮肤破损流血,鼻腔流血,但院方并未出现大出血且也未有手术指征,院方使用凝血药物前既不考虑病症,不遵守说明书用法用,使用之后也未进行任何密切检测。8月26日,院方又让父亲开始服用防止血管痉挛、抗凝的尼莫地平片,一日3次,每次两片。但是尼莫地平片的药品使用说明书中明确指出脑水肿及颅内压增高患者须慎用。父亲8月29日当晚的脑部水肿和颅内高压是非常严重的,每天服用尼莫地平片就是夺命药物之一。这就是医生滥用、不规范用药造成的恶性循环。


    2.毫无病症滥用药
 。根据医嘱,我父亲在存在明显的蛛网膜下腔出血、脑水肿的情况下,医师还用通血管的药(丹参酮磺酸钠注射液60毫克+葡萄糖氯化钠注射液500毫升)(请见《长期医嘱》),一天一次进行静脉注射,加重脑组织水肿,直到患者死亡。(注明一下此药是用于冠心病,心肌梗死的药,但父亲却没有找到任何此病的诊断)。


    3.大量注射镇静、止痛、麻醉类药物
 。29日,父亲病情突然恶化,医生简单粗暴的治疗方式直接加速父亲的死亡。从《临时医嘱》看:我父亲被多次注射催眠、止吐、镇静、止痛针:10点30左右注射具有镇静、止吐、催眠的盐酸异丙秦(25毫克);19点左右,服用氨酚曲马多片止痛药; 21时又注射具有镇静、止吐、催眠的氯丙秦注射液和麻醉类止痛药品盐酸布桂嗪注射液(100毫克);22点30分左右医生再次注射一枚镇静、催眠的精神类药品地西泮注射液(10毫克)。最为恶劣的是,当晚值班医生对父亲的病痛不观察、不检查、不顾病情的恶化,腰痛就开止痛药打止痛针,狂躁就打镇定催眠针,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恶习,直接后果就是掩盖病症、抑制父亲诉诸病情的能力,进而恶化病情、加速我父亲的死亡。


    4.长期且超量使用醒脑静
 。在《长期医嘱》中,医护人员每天向父亲静脉滴注醒脑静,给药剂量为30ml,远远超出了静脉滴注剂量在10~20ml的药品说明书规定的范围。从我父亲的恢复情况来看;父亲入院第三天转移到普通病房后,身体和精神恢复得很好,意识清晰、表达清楚、声音洪亮,院方医生仍不顾病症不遵守说明书规定的剂量,超剂量、连续用药,不良反应绝对大大增加。
    根据《处方管理办法》第十四条医师应当根据医疗、预防、保健需要,按照诊疗规范、药品说明书中的药品适应症、药理作用、用法、用量、禁忌、不良反应和注意事项等开具处方。从长期医嘱和上述规定来看:同一天使用三种凝血药(注射用矛头用蝮蛇血凝酶(巴曲亭)、维生素k1注射液、卡络磺钠氯化钠注射液);同一天使用两种降颅内压药(吡啦西坦氯化钠注射液、甘露醇注射液);超量持续使用开窍醒脑活血凉血药物(醒脑静注射液);持续使用脑出血、脑水肿禁忌药物(三磷酸腺苷二钠注射液、尼莫地平片);毫无病症用药(丹参酮IIa磂酸钠注射液),上述药物不是远远超出常规剂量就是超出常规用量的最大值。


    虽然我父亲的直接死因是化脓性脑膜炎,但是大量药物的注入必然会损害父亲身体机能,破坏身体免疫功能,抵抗力不断下降,这些已不是治疗药而是毒药!
    可以说,父亲是被一个炎症打败,如果他尽早出院,他的抵抗力或许不会弱小到抵抗不住一个炎症,进而恶化为夺命的化脓性脑膜炎;如果他尽早出院,说不定在病情有异常入院治疗不会碰到那些无德又无术的庸医,付出生命的代价!但生命只有一次,没有如果!

家人健康平安,是每一个百姓的愿望,父亲虽然走了,但我决不能让他死不瞑目!虽然我没有“后台”也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但我仍然相信社会一定会还我父亲一个公道,不要让此类医疗事故再次发生,还石城县老百姓一个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