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中医名家辨治实录:李真喜治疗晚期肝癌案

中医学苑2022-05-15 09:04:00

选自学苑出版社《中医名家肿瘤病辨治实录》,欲知详情,请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

肝癌亦即原发性肝癌,是指起源于肝实质细胞或肝内胆管上皮细胞的癌肿,为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其死亡率在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列第三位,仅次于胃癌和食管癌。我国是世界上肝癌主发地区之一,年发病率高于10/10万,每年约有11万人死于肝癌,占全球肝癌死亡数的45%。肝癌任何年龄均可发病,但以4050岁为最多,男女之比约为25:1。原发性肝癌的病因和发病机制尚未完全肯定,可能与病毒性肝炎、肝硬化、黄曲霉素、饮水污染等因素有关,通常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由于肝癌起病隐匿,发展快,确诊时多已属晚期,治疗效果较差,对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危害极大。


肝癌早期多无明显症状,中、晚期以肝部肿块疼痛、脘痞腹胀、消瘦乏力、黄疸发热为主要表现,属中医学“癥瘕”“积聚”“黄疸”“胁痛”“臌胀”等的范畴。中医认为肝癌多因饮食内伤、情志失调致使肝脾受损,气机阻滞,瘀血内停,湿热火毒蕴结,日久渐积而成。肝癌的病位主在肝,与脾、胆密切相关,其病机复杂,统而言之为正虚于内,邪毒凝结。肝癌发病后,病情进展迅速,要全面掌握辨证要点,临证要注意辨虚实、辨危候。肝癌患者本虚标实极为明显,本虚表现为乏力倦怠,形体急骤消瘦,甚至面色萎黄,懒言等;而右上腹有坚硬肿物而拒按,甚至伴黄疸、腹水、水肿、脘腹胀满而闷等属标实的表现。病至晚期,可见昏迷、吐血、便血、胸腹水等危候。


中医治疗肝癌,通常作为手术、化疗、放疗或化疗栓塞治疗的辅助治疗手段配合应用,单独应用疗效欠佳。肝癌患者虚实错杂,急则治其标,当以祛邪为主,常用活血化瘀、消积散结、逐水破气等。一般患者则宜攻补兼施,扶正祛邪,常用健脾益气、养血柔肝、滋补阴液、活血化瘀、理气破气、逐水消肿等法。对于化疗、放疗后的肝癌患者,其治疗多以健脾理气、补养肝肾、活血化瘀、清热解毒、生津润燥、温补气血为法,此有减毒增效的作用。当然,在临证时应根据辨证结果的不同恰当灵活地选用上述治疗法则,并注意与其他治疗方法配合应用。


李真喜治疗晚期肝癌案

导读:本例患者中医辨为脾虚肝郁瘀滞,以消癥、扶正、解毒为法治之,疗效满意。辨证准确,组方合理,坚持服药,以消癥、扶正、解毒三法于一体治疗肝癌,可获得较好疗效。

案体:朱某,男,48岁。患者1987年6月起肝区疼痛,食欲减退,同年10月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经CT检查显示肝右叶巨块型肝癌,肿物直径1308×869cm,同期B超检查显示肝右叶有一130×90cm的实性光团,查AFP>400μg/L。同年10月6日患者坐轮椅来诊,查体被动体位,呼吸稍促,无黄疸,锁骨上淋巴结未扪及,心肺听诊正常,腹部稍膨隆,右季肋下可触及57cm大小的肿物,质地硬,表面欠光滑,脾在肋下仅触及,腹部有移动性浊音,诊断为原发性肝癌。据其症见肝区痛,上腹胀,纳少,乏力,眠差,腹水,大便干结,尿短黄,舌质淡,脉弦细,中医辨为脾虚肝郁瘀滞之证,以消癥、扶正、解毒为治法。处方:柴胡20g,莪术15g,白术15g,大黄9g,鳖甲(先煎)30g,穿山甲(先煎)30g,鸡内金15g,水蛭6g,半边莲30g,枳实12g,黄芪20g,生晒参9g,干姜6g,黄芩15g,白花蛇舌草50g。服上药60余剂,腹胀、肝区疼痛明显减轻,腹水消退。1988年6月复查B超显示肝脏肿物比前缩小,右肝实性光团55×33cm,AFP<25μg/L。此后宗方略有加减,一直用中药治疗2年,1990年1月复查B超肝内未见占位性病变。随访8年肝脏肿物无复发,已恢复正常劳动。

〔李真喜,王蝶蝶中医治愈晚期肝癌1例报告甘肃中医,1995,8(5):12〕


评析:此例患者临床确诊为肝癌晚期,中医辨证准确,组方合理,患者能坚持服药,故有奇迹出现。肝癌之成,正气内虚,且因肝之积聚而损肝之用,脾运失常,则腹胀、腹水诸症可见。方中以柴胡、枳实、鳖甲疏肝除满,穿山甲、大黄、水蛭、莪术消癥散结,干姜合黄芩辛开苦降,宣通中焦积滞,有助癥积消散,黄芪、白术、生晒参、鸡内金益气健脾,,白花蛇舌草、半边莲利水解毒抗癌。全方集消癥、扶正、解毒三法于一体,坚持应用,肝内癌灶渐磨消而病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