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当孩子莫名其妙流鼻血之后——家长和学校关于毒跑道的“中国式扯皮”真实记录

刀少的人间界2020-10-13 12:35:14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推开一扇新大门吧


刘叶是一位工作上认识的朋友,在南方某省生活。昨天她给我发来了这样一篇文章,记录了她因为儿子流鼻血发现学校铺设的可能是毒跑道后的交涉情况。

2016年6月初,一条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毒跑道的新闻,迅速传遍全国。但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盛夏时节,孩子忽然莫名其妙流起了鼻血。当我听她说他们学校操场刚铺了新跑道时,我警惕的神经立马竖了起来。



那天孩子早上洗漱,忽然大声叫我“妈妈,妈妈!”我过去一看,洗脸盆里有很多殷红的鲜血,孩子又流鼻血了。

我连忙找东西给他止血——这已经是这些天来第三次流鼻血了,前两次的时候都没有这次这么严重,我也没太当回事儿,还以为是男孩子火力壮,又赶上天热,所以只是给他吃了些清热解毒的药。

我边给孩子处理,边安慰他。没想到他说:“妈妈,最近好几个同学也跟我一样老流鼻血,有一个还是在上课的时候流的,当时就把她父母叫到学校去了……”

我一听,不只一个孩子流鼻血,这怎么会?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们学校操场最近铺了新跑道吗?”

没想到孩子的回答居然是肯定的:“是啊,刚刚铺完一块,还有另外一片正在铺,我们体育课就在那片刚铺完的地方上的。”

听了他的回答,我的脑子嗡地一声就大了:“那你们上课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孩子说:“有啊,味道很大,挺刺鼻的。我们老师还说,新跑道就是这个样子。”

那天送孩子上学时,我专门在校门外看了看操场,那里果然正在铺塑胶跑道。一转身,发现校门口几个相熟的家长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过去一听,说的就是跑道的事——这几个家长的孩子跟我家一样,都是最近莫名其妙地流鼻血,有的还更严重,出现了肚子疼、皮疹、咳嗽、哮喘等情况。

这些先知先觉的家长已经写好了请愿书,希望学校赶紧调查,或者拿出检测证明,或者停止修建塑胶跑道,同时拆除已经修建的部分。



回到家后,我赶紧上网查北京那个小学孩子的症状:流鼻血、肚子疼、头疼、皮疹、咽干、咳嗽、哮喘等,看的我心惊肉跳,这些都跟我们这里孩子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当时报道的新闻还说,进入夏天温度升高,会导致跑道或胶水中的毒素迅速挥发出来,对孩子的影响更大。

我赶紧给平时孩子一起玩的几个同学家长发微信了解情况,果然,孩子们最近都有流鼻血,头疼,肚子疼,起疹子,嗓子难受等症状,最严重的一个孩子是几种症状同时存在。

后来,另一位家长把我拉入一个家长组建的百人群,里边全是家长在说毒操场的事。群里发出的孩子流鼻血,起红疹的照片触目惊心。还有一些孩子已经到医院去做了血检和毒检,血检的孩子多多少少指标都有异常,甚至有的孩子在省城一家最有名的大医院毒检结果为“近期接触过有毒物质”。

这天放学,我马上和另外几个家长也赶紧带着孩子去医院做检查,结果显示孩子们身体都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但也有奇怪的地方,几个孩子血检指标有几个项目结果都显示异常——也就是说,单看个别孩子身体都没问题,血检报告摆在一起,出现异常的全部是那几项,这就有些奇怪了,连医生看了几份检查报告后都说,照理说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们在群里把结果公布,没想到激起更多家长的关注,他们比我们还早去做了检查,但是都是单独去的,把相关结果在群里一比对立即发现,几乎每个孩子在血检的几个指标上都是超标异常的

这种趋同性的血检指标异常,把问题直接指向了孩子们共同生活的环境——学校。



第二天一群孩子家长拿着检测结果找到学校,希望学校:一,拿出铺设跑道的质量检测报告;二,拿出对已经铺设完成的跑道进行的空气质量合格检测。

没想到学校并不能拿出这些检测结果来。

家长们顿时情绪就有些激动,纷纷要求学校重视这事。学校答复家长,由于操场跑道的招标和实施都是区教委统一操作的,学校没有直接处置权,面对家长的诉求,学校的表态是“把学生健康放在第一位,开展学校、教委、家长三方商谈”,同时停掉了一切室外活动。

为了不让七嘴八舌的声音影响事情的解决,我们选出了几位家长代表跟学校统一沟通和协调,这几位家长代表那几天天天往学校跑,跟学校开会,但是后来他们发现作用并不大,孩子的室外活动虽然停了,但是依然会经常接触到操场上的跑道,学校就那么大的地方,能让孩子们躲到哪儿去?

那几天,我儿子依然每天早上都流鼻血。最后我心一横,干脆不让孩子去上学了。我和孩子爸爸工作很忙,家里老人又年纪大了,我俩只能必须每天轮流请假在家照顾孩子。

随着群里越来越多的家长加入讨论,铲除毒跑道的呼声也越来越高。事情演变到这一步,正常思维应该是“我靠,赶紧的,把毒操场毒跑道给铲了,还有什么比孩子的健康更重要吗?”

但就在家长们心急如焚之际,事件开始意外地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

群里的家长们纷纷接到班主任的电话,。更有甚者,有的班主任直接拿着一份名单,逐一给自己班加入了维群的家长打电话:“孩子最近在班上情况不怎么好,希望您也能配合,。”

听听,听听,这都什么话,孩子在班上情况不怎么好?这是在威胁谁呢?!

迫于压力,很多家长不得不选择了退群禁声。而留在群里的家长们就很奇怪:?

我也接到了孩子班主任的电话。这个班主任三十多岁,平常工作非常负责。我当时在电话里就说自己不可能退群:“如果是你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您会怎么做?”

这个班主任顿时有些语塞,半天才跟我说,她也是接到学校的要求,没办法,希望我能配合。

我说这个要求我肯定不配合,如果您代表学校要求我配合,那我就把这段录音公布出去。

班主任老师大吃一惊:“啊,您还录了音?”

我说是啊,自从这事情发生学校一直推诿不解决之后,我跟学校还有老师的每次通话,都有录音。

我跟班主任老师有过接触,她知道我的脾气,她立即跟我和颜悦色地说,就当她没打过这个电话。

别的家长问,就不怕你家孩子在学校被穿小鞋?我冷笑一声,跟身体出问题相比,穿小鞋算什么?再说,他们敢!



很快,,当初在做调查的时候腔调就跟别人不大一样:

“我家孩子没有症状,我不觉得是操场的问题,你们那些症状也不一定是操场的问题。我不表态,听大家的,我很忙,再聊。”

“我很关注孩子健康,但是我觉得这事太难,操场不可能拆的,我看看再说。”

“我家孩子还没做血检呢,考完试做了检查再说。不表态”
“我肯定同意拆,但要是实名表态我不参加。”

“学校不是检测操场了吗,等结果出来再说。”

“你们想过拆了操场孩子们到哪活动吗,要是水泥地,还不如现在的操场呢,摔伤了骨折了怎么办?”

……

怎么样,无语吧。

其实这个家长的孩子,鼻血流的最早也最多,但她居然用这样的方式处理这事儿——她向学校告密的事是她跟另外一位家长得意之下说漏了嘴才暴露了真相——也不知道她是真糊涂呢,还是假“精明”?

在即将放暑假之际,我们已经跟学校纠缠了快一个月了,学校终于同意进行全体家长投票,用“公投”的形式来决定操场的去留。我们提出,投票可以,绝对不能记名投票。

校长说:“既然是公开投票,就应该有名字啊。”

一位家长代表是律师,毫不客气地说:“那学校决定铺设塑胶跑道前,为什么没有公开征求家长意见?这个投票,必须是不记名投票,否则我们坚决不配合!”

在家长们的据理力争之下,学校最终同意了不记名投票。投票结果可想而知,绝大部分的票都是“停建、拆除”。

校长于是决定:立即拆。

昨天是学校铲除跑道和操场的第一天,另一个从未就毒跑道事件发过一次声的家长群——因为校领导在里边——却群情激愤,纷纷指责那些为拆除跑道不停地进行各种统计、各种宣传、各种沟通的家长们:

“我们学校怎么能带头拆操场呢,这太有损学校荣誉了,这些人根本不为学校的前途着想。”

“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商量,非要搞得跟革命一样,就他们有本事。”

“谁负责拆的谁就负责给我们装回来,以后孩子去哪踢球,以后孩子要是受伤了骨折了都是他们的责任。”

“闹得最凶的一定是孩子不运动的家长。”

……

而一些从未就毒操场问题有过任何公开言论的“沉默的家长”,开始纷纷公开表扬学校的英明决定!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奔忙,再看到这些人的嘴脸,心里什么滋味都有:有些事如果不争取,根本没有解决的希望和可能!可依然有那么多人,觉得事情没那么大,不愿意面对——真要酿成了惨痛后果,像北京那个得白血病去世的孩子那样,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去!


都是一群什么东西!


 
刀少的人间界

2016
改变别人太可怕/失丧十年/删掉不希望你好的人/偷鸡腿妈妈和被饿死幼女/没用的事最有趣/收起你越界的爱心吧/事情的100分和100次/纪念杨绛/为什么要留在香港/那个男的穿太骚
刀少的人间界
微信:world4us


专注讲述人的故事
看准,用力,打脸
长按二维码关注
刀少,媒体、娱乐界人士,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世间体验,通联:微博@曾鹏宇 zengpengyu@sina.com  无论合作或者聊天,都欢迎。多么别人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