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古徵文苑 || 守护澄城的国槐树

人文古徵2020-09-15 13:31:24



澄城的国槐树


李新武


国槐是澄城县城的行道树。纵横交错着,站立在大街小巷的两旁,环绕在广场、公园的四周。有守护了数年的、十数年的、数十年的,见证着县城的变迁。

守护了数十年的国槐,树身已经相当粗壮,好些超过大人的一搂,大多矗立在青正街和东西大街两边,这两条街道十字交叉,是澄城最古老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的国槐枝丫相接,好像对对缠绵的恋人,牵着手行走在街道上一样,亲密得无法比拟。

守护了十年的国槐,粗如澄城老碗的碗口,分布在古徵街和南北走向的几条街道,这些街道修建改建的时间不同,国槐种植的时间不同,长势也各不相同。

守护了数年的国槐,生长在广场和公园,其中不乏粗壮者,这是前些年大树进城的作品。长宏广场矗立着一棵古老的国槐,四五个小童或许不能合围那腰身。树干上部有个空洞,落了些泥土,居然生长了几棵小草。后来,为了防止雨水沤烂树干,空洞处被灌注了水泥。树洞的旁边是三四个被截掉的大枝丫的横断面,高高低低错落着,也许有的是因枯死而被截掉,也许有的是为了方便搬运被截掉,总而言之,古槐的大枝丫全部被横截,没有了原先生长的硕大稠密的树冠,没有了层层叠叠交织伸展着的繁茂的枝叶。但在截面的周围却长出了一条又一条新的枝丫,有胳膊粗的,有手指粗的,高的也有丈许,一簇簇地摇曳,和树干形成鲜明的对比。这是古槐新生的写照,也是生命顽强的注解。最低的那个截面上贴着一张金属牌,写着“国槐,001号,槐属蝶形花科,133年以上,三级保护,澄城县林业局,二0一二年。”它是澄城县城国槐的长者,是我在县城见过的最古老的国槐。

国槐守护着县城的大街小巷,装点着县城的角角落落,无论是嫩叶上枝的春天、花蕊初绽的夏日、黄叶飘舞的秋日、还是秃树临风的冬日。

寒意还没有从空中褪尽,国槐的枝头已然有了星星点点的绿意,不仔细看,根本觉察不到。春天到底是来了,国槐不再安然沉睡,它追逐着春天的第一缕暖风,绽出新芽,似小小的蝴蝶,振翅欲飞……

末夏初的光景,枝头绽出饱满的蕾来,那是槐米。细看它的花苞,小小的,蓬蓬勃勃地挤在一块,就像夜空中的繁星一样。它们在微风中摇曳着,似乎是舒展着身体,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槐米是中药,需在花开之前采摘,环卫工常常会拿着高枝剪去采,把它作为微薄工资的一份补充。

,赤日炎炎,知了声声,国槐郁郁葱葱,茂密的叶子蓬在半空,遮住了光线,带来大片阴凉,走在街道就像穿越一条长长的隧道。

中午,人们闷得睡不着,就三五成群地聚在槐荫下纳凉。女人们拉家常、打扑克,男人们下象棋、掀花花,小孩子却乐此不疲地跳房子、踢毽子……

鸟儿把国槐当成了家,在树上编了好多窝,成百上千只,叽叽喳喳地叫着,呼啦拉飞到这里,呼啦拉又飞到那里。树上是它们的世界,很热闹。鸟儿的粪便猛不丁落在纳凉者的身上,被中着一边擦一边笑嘻嘻“喜事来喽、喜事来喽”。

国槐树上的虫子也很多,弯弯的槐树虫一扭一扭地在细细的丝线上舞蹈,有的不经意地就落在纳凉者的脖子上,凉凉地蠕动着,有的落在地上,被蚂蚁俘获,有的在空中或树上,被鸟儿啄食,也有的侥幸逃脱,后来蜕变成了好看的蝴蝶,在国槐树上翩翩起舞,不由得让人想起唐代诗人徐寅的诗:“青虫也学周庄,化作南园蛱蝶飞。”

晚,常有居民搬出躺椅,端出小凳,拉出电线,扯出灯泡,在国槐树下休闲,有跳舞蹈的、唱秦腔的,或拉提琴的、弹娱乐琴的,也有竹笛的萧萧、口琴的瑟瑟或胡弦的娓婉。直到天亮时,依旧听得见蟋蟀的畅鸣中,居民在晨露里回收着板铺。

不经意间,国槐花就盛开在葳蕤天的县城街道两旁。满树淡绿的小花,多像千百只菜粉蝶闻香而来,聚集在槐树上,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香味,它的香是在隐约之间的幽幽,只有静下心来贴近,才会闻到一股淡雅馨香,这香味清新幽雅朴实,深情而隽永。它虽没有桂花的浓香,没有玫瑰的骄艳,没有百合的清纯,但它却是那么自然朴实。她的美,就像一位经历了人间百态的美女,嘴角挂起的一抹淡淡的笑意……随着国槐花的开放,花香的气息弥漫整个街道,沁人心脾,令人心旷神怡,陶醉其间。

夏末,洋洋洒洒的国槐花,像花一样,刷拉拉地撒在街道上,米黄色的花瓣煞是好看,极像印花布一样的漂亮。让人不禁联想到郁达夫的文句“象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有相当知识的人,把那些撒落在地上的槐花、或者是后来的槐籽捡起来,洗净晒干后收藏,在炎热的伏天、或者干燥的天,熬煎成汤水喝了凉血液,治疗痔疮。

 到了,金风渲染了树叶,转眼间落叶遍地,像铺上了一块金黄色的地毯。晚秋,槐树上只剩下依稀几片叶子顽强的抗衡着秋风,一串一串黑色的槐豆有节奏地发出欢快的声响。

天来了,树叶落光了,树干挺立着撑起一树铁一般的枝丫,槐豆已干瘪,满目的枯黄。成群的灰喜鹊,悄无声息地蹦跳于枝头,用坚硬的喙,啄衔着槐豆,若有人在树下走动,便喳喳地群起惊飞。

下雪了,满天飞雪笼罩着国槐遍布的街道、广场、公园,仿佛在演绎着冬天的!不久,整个街道,整个广场、整个公园银装素裹,满眼玉树琼枝,变成一个个一尘不染的世界。空气清新极了,也叫人神清气爽。这个时候,最兴奋的是孩子,猫身在广场国槐树后打雪仗,或者忙碌在街道国槐树下堆雪人。

春节前,东西大街和广场的国槐枝上,挂满了红红的纸灯笼,从西望到东,抑或从东望到西,一串一串的,火一样地红。串串红红的灯笼眯着笑眼,无惧严寒的守护着县城,送来了冬天里的热情之火,温暖着人心,浓烈着年味,丰富着国槐的蕴涵。

国槐,守护成澄城县城一道靓丽的风景,照亮了光阴,馨香着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