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板蓝根冲剂联盟

妙用黄连阿胶汤,一方治多症

中医书友会2020-10-16 16:08:34


中医书友会第1379期

每天一期,陪伴中医人成长


I导读有时看似毫不相关的病症,却可用同一方治疗,其中缘由为何?笔者以黄连阿胶汤为例,分析证治思路,值得我们学习!(编辑/俞立丰)

“异证同治”在临床应用举略

作者/张喜奎

 

《伤寒论》最大特点之一,即言简意赅,详此略彼,教人以活法,故临证之时,不仅当以无字中读伤寒,且应在无字中用伤寒。伤寒明言者,照用勿疑,而伤寒未及言明者,当举一反三,灵活变通。下以黄连阿胶汤为例。

 

黄连阿胶汤出自《伤寒论》303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由黄连、黄芩、阿胶、白芍、鸡子黄组成,其由两类药物,一是黄连、黄芩二味,均系苦寒之品,既能泻火,又能燥湿;二是阿胶、白芍、鸡子黄,既可滋阴益水,又能补血止血。该方在不同的病证,可以发挥不同的作用。余于临床,常将该方用于多种不同病证,证治思路简析如下。

 

1.失眠

 

主治心火亢盛,肾水亏虚之心肾不交证。此系原文所用,证由肾水亏虚,不能上济于心,则心火亢盛,心神被扰,故心中烦不得卧。


本方中黄连、黄芩苦寒直折心火,以除烦热;阿胶、芍药、鸡子黄滋补肾阴而养营血,诸药合用,可以上清心火,下滋肾水以交通心肾,共奏滋阴降火,养心安神之功。此即所谓“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之意。 

 

2.口腔溃疡

 

主治心阴血亏虚,心火独充之久久不愈证。口腔溃疡属于中医“口疮”“口糜”范畴。《素问·至真要大论》说:“诸痛痒疮,皆属于心。”中医认为“心开窍于舌”,“舌为心之苗”。由于心经的别络上系于舌。气上通于舌,今心阴血不足,心火充盛,随经上扰,则出现口腔溃疡,反复不愈。


黄连阿胶汤此时之用,以黄连、黄芩二味,清心泻火,直折火热,以阿胶、白芍、鸡子黄滋阴养血,以补心之阴血不足,心之阴血得复,心火自不亢盛。全方可发挥其清心火、解热毒、滋心阴之功。     

 

3.痢疾

 

常用于痢疾日久,热毒不去,久痢伤阴及产后血虚,复感热邪引起之痢疾。本证特点,一是湿热毒邪结滞于肠,二是热毒伤阴耗血,且火灼血动,血不归经,必随大便夹杂而下,致阴血亏虚。


此时可用黄连、黄芩二味清热、解毒、燥湿,湿热毒邪—去,大肠功能自复;更以阿胶、赤芍、鸡子黄三味,既可养血,又可凉血,更可阴长火消。诸药合用,共奏清热燥湿、解毒养血、凉血止痢之效,临床用之,莫不取得很好疗效。清代医家吴鞠通在《温病条辨》卷二亦有“春温内陷下痢,最易厥脱,加减黄连阿胶汤主之”的记载,正是此意。

 

4.急慢性前列腺炎、慢性泌尿系感染    

 

此类证候,多属中医“劳淋”范畴,湿热下注,久久不愈,反复发作,必致下焦阴血耗伤。究其原因,或系心火充盛,心与小肠为表里,移热于小肠,导致小肠泌别清浊失职,多因湿热毒邪,复从下窍而入,结于下焦膀胱,致膀胱气化不利,伤阴动血,每见小便混浊,淋漓不畅或尿频、尿急、尿赤、小便淋漓涩痛等。


此时以黄连、黄芩二味,可上泻心火、下清小肠火,更可淸利膀胱湿热,湿热毒邪一除,则膀胱、小肠自可蒸腾气化、泌别清浊。复以阿胶、白芍、鸡子黄滋阴养血,水生火降。本方所治之证,系下焦湿热阴伤证,较猪苓汤证,热毒阴伤俱重,而水湿不甚,此为辨也。

 

5.牙痛

 

所治证属胃火亢盛、阴血不足者。中医学认为,“齿为骨之余”,“肾主骨”,足阳明胃之经脉络于龈中,所以齿与肾、龈与胃关系最为密切。牙痛主要与胃经郁火和肾阴不足有关。


肾虚火牙痛牙齿隐隐作痛,程度较轻,午后与夜间可能加重,牙龈多不红肿,常出现牙齿松动、咬物无力且疼痛加剧或牙龈出血。全身可伴有腰酸、头晕、口干咽燥、舌红苔白、脉细数等症状。多见于老人慢性牙周病。治宜滋阴益肾、降火止痛。


胃实火牙痛疼痛剧烈,牙龈与颜面部红肿,或牙龈溢脓、牙龈出血,有时张口困难,同时可见头痛、口渴、口臭、尿少、便秘、发热、舌苔黄腻等症状,多见于冠周炎、化脓性根尖周炎。治宜清胃泻火、凉血止痛。


在临床中,上二证均可用黄连阿胶汤,只要调整方中滋阴养血药与清热解毒药的比例,无论虚火还是实火引起的牙痛皆可照用不误。

 

6.月经过多

 

本方所治者,系胞宫血分热毒内蕴,迫血妄行所致。症见月经量多色红,或淋漓不绝,口干口苦,心烦易怒,脉弦数有力等。


此时之用,以阿胶、赤白芍、鸡子黄养血止血,滋水制火,以黄连、黄芩清热解毒,宁血止血。二组相合,相辅相成,每有良效。


I 版权声明

  • 本文选自张喜奎伤寒临证九论》,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张喜奎  著编辑/俞立丰。校对/惠芬、王雅晴。

  •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协商

I 投稿邮箱  tg@linglan.com

《经络医学筑基班•网课》热卖中。该课程能让你更好地理解经络理论,掌握实用的经络诊察法,临床时拥有确切疗效,不再盲目模仿百家经验。